bbin射龍門吧/詩意人生

bbin射龍門吧是一個散漫的人,或者說,骨子裏是個散漫的人,以至于很長時間跟不上節拍。舉例說吧,每次中午午休,大家都複習功課,教室裏只有“沙沙”德翻書聲,而我卻在睡覺,不單是作息時間,我在學習方面的表現也很不積極,每次考出成績,結果總是墊底。他們能在我身上找到自信,而我在他們身上找不到動力,我們之間,基本上就是這種狀況。最近,身體狀況也不是很好,藥沒少吃,反倒吃藥後,更頭昏欲睡了,聽課也無精打采的,雖然窗外陽光燦爛,光芒四射。沒想到教室裏冷飕飕的,身子也隨之不禁起來,下課鈴將我驚醒,沒想到第一節課就這麽過去了,我站起來伸伸懶腰,扭扭僵直的脖子,側身看著坐在我旁邊的那名格子衫女孩,她跟我一樣,名字中都帶一個妮字,只是不同于我用的是英文名,相對于課堂四十分鍾而言,課間的短短十分鍾簡直無地自容,自顧自地逃跑,尾隨而來的便是挂著紅牌的值班老師,我重新落座于板凳,,雙手托腮,由遠及近不禁想起另一件事。

太陽東升西落,可爲什麽我永遠看不到日出,心中的陰霾什麽時候才能散去,還我綠色的春天。爲什麽喜歡卻偏偏做不到,遺憾卻時常溢出心頭。

帶著求知,帶著希望來到這裏,可這裏只有白色,刺眼的白色,我只有躲到黃金屋中去。努力蔓張上來的藤蔓只是屬于別人的,只屬于我的綠蔭又在哪裏呢?

天空的藍色,心中的憂郁,明明已經無法挽回,卻還強裝歡笑的苦果只有自己品嘗。內心的孤單只有找你傾訴,可相聚的日子只能是老人的施舍,獨立自主的結果只能是無盡的悲哀。

而我,恰恰相反,倒不是一個老師教出來的。

時間在飛逝,書已不在是唯一,也許是累了,也許是天性,書很快被抛諸腦後,腦子裏閃現的只有風景的秀麗。看著身邊的夥伴一個個金榜題名,自己卻名落孫山。雖然羨慕卻不知改變,明知夢想離自己越來越遠,卻不敢伸手去抓住它,害怕失敗的苦果。夢終于離我而去,或許我是一個連上帝都不願眷顧的人吧。

明明心生怨恨,卻還和睦相處,虛僞早已占據我心的一角。也許自私才是我的代名,害怕才是我的心。

來到高高的城牆下,害怕,孤單,如潮水般襲來,沒有絲毫准備,一越而起,可離城頂只有一步之遙。自認爲可以越過的關卡竟會失敗。失落的我只有找你傾訴,可你臉上那陽光般的笑容卻刺痛了我。

母親已步入更年期階段,有時神情大條,做事風格,思維方式特像小孩子,有時嚴肅正經(尤其得知我學業退步後),由冷暴力轉爲暴力狂。這時,bbin射龍門吧會呆怔地站在一旁聽她唆教,字字刺心,感覺跌進人生低谷。迎面來襲的只有刺骨的寒風,留下的只有一串串散落滿地的淚珠。隨著時間的沉澱,慢慢幹枯。